风流在电力局

我叫伟,我父亲是某县电力局的局长,深知在这个社会工作不易找,算是找到了那也都是又苦又没钱的工作,高考结束后,他逼我读了我不喜欢的专业,电力。他说,在电力局老子一年几十万,不然怎么养你,其他地方你要苦死的。

大学毕业后,在父亲的一手操办下,我被分配到一个市电力局。在那里作为机动人员(其实就是没事情的闲人)大学刚毕业我才23岁,正是青春年少,热血方刚的时候,当然性需求也很旺盛。上班第一天,办公室主任把我带到了我的办公室,里面一男两女。男的已经满头白发,看上去很老实,在认真的写这东西,两个女的大约都30岁左右,一个戴眼镜一个没带,皮肤都很白,穿的服装上看都是很讲究的人。

主任向大家介绍了我

大家好我叫伟,是你们新来的同事,希望以后多多照顾

我微微的鞠了个躬,男的头都没抬起来还是继续写着,那两女的倒是都有了回应,一个朝我笑了笑,一个矜持的点了点头。

一个月过去了,除了和自己办公室的人,其他办公室的人都已经和我搞熟了。

也慢慢了解到了办公室里那几个人的背景和脾气

戴眼镜女人,燕,28岁,老公在市委当秘书长,平时最爱出去旅游,不爱亲近别人

另一个,兰,33岁,老公是派出所所长,其他大家都不知道

她们两人最大的共同点就是,一年四季都只穿裙子

老王,今年53岁,属于老黄牛那种人,任劳任怨,从不和领导顶嘴,深受领导喜欢但没一个领导提拔他(估计觉得提拔他就没人干活了)

总结了一下,这个办公室是官太太办公室,所以搭配一个老牛

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,我们接触也多了起来,燕的桌子在我斜对面,我看不到她的脸,兰的桌子就在我对面,加上我是年轻小伙,大家接触开始慢慢多了起来,有时还开开黄色玩笑,兰有点不屑,但燕和我已经又说有笑了,有时燕还在我手臂上捏捏,然后夸张的喊,好强壮的壮丁,还叫我猛男。然后我假装要去摸她,她就跑来跑去,一点都不顾及边上人,慢慢的我对她似乎有了感觉,有时晚上睡睡就梦见了她的大屁股,然后就感觉屌有什么就喷出来了,第二天我有意无意的盯了她看了好几眼,越看越觉得性感,今天她穿着连衣裙,裙子到大腿,下面是黑色网袜,想想晚上的梦,我的屌硬了,她在照镜子,这是她一天做的最大的一件事。

突然发现她的镜子照的是我这个方向,原来她也在观察我,我的心开始热了起来,斜着走了过去(因为屌硬着直走会另外两个被看见)她有点惊讶!我走到她面前,她已经看到我工作裤顶起了小帐篷

我说:“姐姐镜子很漂亮啊,今天再让你看看我强壮不。”

她死死的盯着我的屌说:“强壮的!”

我说:“要不要摸摸。”

她笑了起来:“死鬼,手臂就那么点粗还强壮呢”

但手已经伸了过来,但不是摸我手臂而是往我下身摸去,反正正好我人把她手挡住,其他人看不到我们在做什么,她就在外面摸了几下,在我屌上打了几个圆圈,然后突然张开了大腿。

啊,好爽啊,里面是条黄色的小内裤,还是丝质的,黑黑的毛都若隐若现,我已经兴奋的不行了,23年了,但我还没尝过女人的味道,尽管有时会手淫但怕影响身体我很克制,但现在我已经有射出来的冲动了。

“燕姐,我们出去给大家买点东西吃吧,我请客”

“好啊,走吧”

她站起来到是蛮快的,走了出去,我赶紧紧随其后,但我弯着腰,这样还能挡挡硬起来的屌,在前面走的她,感觉像一个仙子,屁股紧紧的包着,很翘,走起路来屁股有点扭动,很有种冲上去摸几下的冲动,我的心跳感觉已经超过了100,这个女人简直比A片里的AV女优更加的给人诱惑力,走出电力大楼,我拉起她手就跑到边上的XX大学,这里就是我的母校,我知道这里好几个偷情的地方,当然都是其他同学说的,我把燕姐拉到了蒙古树下,钻了进去,这就是这棵树的神奇之处,它的叶子散在外面,但这里里面有一个很大的空间,就像蒙古包一样,很多人就在这里偷情,我已经急不可待,所以就带她来到这里。

我们两个人坐在地上,我搂着她的小蛮腰,眼睛居高临下,从她的胸口去看她的乳沟,我伸过头去想亲一下她的脸,她扭过头去,逃避了过去

“燕姐,给我吧!”我用搂在她腰上的手用了用里把她搂得更紧一点,然后开始用自己的舌尖去舔她的耳垂后面,谁都知道这里是女人比较敏感的地方,她身体开始慢慢放松了对我的抵抗,额头、嘴唇、脖子上,我开始慢慢的滑了下去,我把另一只手从她连衣裙里伸进去从大腿上开始摸上去,摸到了大腿中间,我用手指轻轻的顶了一下她的内裤,她大腿突然紧紧的夹住了我,不让我摸进去了,但我理论知识何等丰富,用中指不断的在她内裤上打着小圆圈,并且用舌尖开始亲到了她的乳房上半部分,不一会,她的大腿就有点松开了,我乘机从她内裤边入手,直接把手摸到了她的洞洞,手还没插进阴道,里面已是淫水直流,把我的手都浸湿了,我伸出手,给她看了一下

“燕姐,看来你很想啊”

“哼,你个坏蛋”

我把她连衣裙脱了,连带这胸罩直接被我剥掉了,现在她身上只有鞋子,丝袜,小内裤了我从未如此的看一个女人,好漂亮的丝袜腿,如此的修长,她老公真是好福气,有妻如此,夫复何求!

“燕姐,小内裤怎么中间有个圆点啊”

“讨厌”她红着脸

这是她淫水的水渍

我又开始进攻了,我的舌尖开始舔她的大腿根部,手上却不放松抚摸着她的乳头,我舔来舔去,大阴唇,阴毛,不断的来回扫动

“燕姐,这样舒服么?”“哦,……”“说啊?我舔进去好不好啊”

然后我就直接用我的舌尖插到了阴道

啊,受不了了……痒死了,……“”受不了了么?要不要我帮你止痒啊,说啊,燕姐?你刚不是我亲你都逃开吗“”啊……插我吧,不要再舔了,直接插……好不好弟弟“

“还没完呢”我不摸她乳头了,一门心思进攻她的下部,舌头也伸了出来,啧了下嘴巴,品味了下刚刚新鲜淫水的味道,还不错,没书上写的那么腥,看来书上也并不一定对啊。我用刚摸她乳头的手,插进了她的阴道,感觉手一下子像进入到了温暖的水中,还伴有一种轻微的压力,阴道内很小,把我的手指完全的包住,柔软的褶皱紧紧的吸住我的手指,但我还是徐徐的往里面前进,就在不远的中间我找到了一块小突起,我知道这就是所谓的G点了,轻轻的用指尖按了一下,她全身抖了一下

“姐姐,舒服不,要不要我来伺候你啊”我淫笑道

一边说,一边加快了手指来回的速度

嗯~~~~嗯~~~~~~“她的喉咙深处发出了难以抑制的快感,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。我手指开始狠狠的插她,她的头也开始摇晃,我看的自己都受不了了,于是拔出了手指,放在嘴巴里吸了一口,把手上的淫水一口吸干净,这可是补品啊。我站起来脱下了裤子,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将军望着这个即将被他征服的目标,显得更加雄壮,我用恳求的语气轻轻的说”燕姐,帮我含一下好吗?“我知道有很多女的不怎么愿意为男人含屌,因为觉得恶心,但我刚刚才为她舔过,相信她不会拒绝。

她犹豫了一下,因为原本是躺着所以她坐了起来就能够的着我的屌,她嘴巴就离我的屌只有5公分的距离但还是没有张开嘴巴,我知道这是因为又不是刚刚洗好澡,屌上总归有种骚味,我摸了摸她的头,她似乎下了决心,右手轻轻的握住了我的屌根部,微微轻起樱桃小嘴,把我的屌含了进去,用舌头开始在我龟头上打磨,粗大的屌在她嘴巴里,让她的腮帮撑得很大,但让我看了很兴奋,我也开始了轻轻的呻吟,可能是我的呻吟带动了她的淫欲,让她下身感觉到了搔痒,她一只手抓了我的屌另一只手,往下去,开始摸自己的洞洞

突然,她把我推倒在地,她走到我上面,那条穿着丝袜的大腿,跨在我大腿上方,顺势坐了下来,把手放在我腰上,第一下没对好,她又抬了抬屁股,对准后慢慢的坐下来,顿时我觉得我的屌有种说不出的快感,看看燕姐她也是一副满意的神色,我看着着那阴阳交接处,燕姐不停得抬着屁股,使阳具的抽插,一进一出,那红红的阴唇,正在一掀一合的迎接着,白白的屁股,中间一条红沟,流着淫水,一阵一阵,像小河流般流到我根部

“噗叱……噗叱……”

“喔……喔喔……亲哥哥……大鸡巴哥哥…………舒服极了……”

小伟……从来没……没有想到……你这么会粗……这么硬…………………喔……美死了……”

我感觉有种愤怒,这杨就算我被你干了,哪里是我干你啊

“燕姐,你下来我来干你”

燕姐,听了虽有不舍,但还是听话的从我身上下来,乖乖躺在地上

我趴了过去,压在她身上,把屌对准插进去

“弟弟…………喔……舒服……”燕姐又开始浪叫了。

“哼……看牛逼不!刚刚还敢压在我身上干,看我不插死你,哼!”

“弟弟……你好会干……喔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好舒服……喔……查到子宫了……痛快死了……哟……我的亲哥哥……不……我的……老公……你真……真会干……要……要升天了……”

“……舒服吗?……哼……”边问着边加紧抽。

“舒服……太舒服…………太舒服了……喔……真美……美……美死了……美得……要上天了……”

她一面浪哼,一面也疯狂的扭转屁股,极力迎凑,两手紧抱他的屁股,帮助我抽插。

“嗳……噢……亲……哥哥……亲老公……啊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你真……了不……起……大……鸡巴……又……粗……又长……又硬……又大插得……真舒服……唉……唉……真……过瘾……大鸡巴……真好……”

燕姐开始加速不断摇动,屁股拚命后摇。我估计她要高潮了,于是也加快了抽插速度,果然没插几十下,龟头上一阵阵的热流浇了上来,爽的我打了好几个激灵,“哎喔……丢了…………丢了……上天了……舒服……嗯嗯……好舒……服……啊……”

此时的我也是强弩之末,自被她高潮时阴精浇过后我一直隐忍着

“啊…啊……舒服…啊…啊…爽…啊…你的逼…爽…啊…天啊…天啊…啊……”

一股两股……。由于昨晚已经遗精过,今天量并不过,但也把燕姐烫的全身颤抖。

我们身体都随着呼吸重重的起伏着,等待高潮余韵的退去,好一会,我们才站起来,她拿出餐巾纸,把我们身上擦擦干净,随后我们钻出了蒙古包树,路上我说

“姐姐想不到你这么骚,早知道我来那天就好上你了”

“是不是觉得我很下贱,我也是个可怜的女人,当时以为做个官太太很好想不到,很多公务员竟然都是性无能,因为都是优秀的人才所以不怎么在乎性,用功读书所以十几年不做爱,把屌都憋坏了,你说我帮她含半个小时反应都没有我怎么办”

“不不,不是则个意思,姐姐,以后你的下半身就由我来照顾吧”

“好啊,但不能影响我的家庭”

我求之不得,赶紧点头

“你看我对你多好,先请你吃了哦,帮他们买去吧”

“讨厌,走吧”

看来以后的日子幸福了啊,哈哈………。